<acronym id="6my0c"></acronym><acronym id="6my0c"><center id="6my0c"></center></acronym>
<sup id="6my0c"></sup>
<acronym id="6my0c"><small id="6my0c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6my0c"><center id="6my0c"></center></acronym>
您的位置: > 首頁 > 媒體嘉院 > 正文

嘉興電視臺禾點點:100年前的今天,是中共一大嘉興南湖會議召開的日子!

2021-08-03 11:10:02 通訊員:記者 王燕  點擊: 字號:TT

  1921年7月23日,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號(今興業路76號)召開。到7月30日晚上,本是最后一次會議了,卻因密探的闖入,被迫中止。后經商議決定,代表們轉移到浙江嘉興的南湖,在一艘游船上完成了最后一天的會議,宣告了中國共產黨的誕生。

  那么這“最后一天”,到底是幾月幾日呢?由于年代久遠,資料缺乏,中共一大特別是嘉興南湖會議有許多歷史之謎遲遲未能解開。直到2018年6月,隨著《中共一大嘉興南湖會議研究》一書在嘉興發布,確認了嘉興南湖會議召開的日期為1921年8月3日。
  近日,記者專訪了《中共一大嘉興南湖會議研究》項目主持人、嘉興學院教授陳水林,一起來聽聽黨史專家是如何解開這一歷史謎團的。

  史學界對黨的一大閉幕日期有7月30日、7月31日、8月1日、8月2日、8月5日等幾種不同的說法。“我們的考證和研究,從一開始就確立了一個科學的原則:不以回憶作證據,不帶有任何主觀臆想的傾向,一切結論都以事實為依據,事實指向哪一天,就是哪一天。我們歷時五年,在閱讀所有史料的基礎上,找到了與中共一大、與南湖會議有關聯的六個事實。這些史實之間的內在聯系形成的證據鏈,都客觀地指向8月3日這一天,從而把紅船起航的日子搞清楚了。”談及此,陳水林顯得有些激動。
何以得出這個精準的日期?

第一個事實

  首先要確認法租界巡捕侵擾一大會場是在哪一天?陳公博的《十日旅行中的春申浦》的游記中沒有寫具體日期,但文中詳細記載了第二天凌晨陳公博所住的大東旅社隔壁42號房間,有一名叫孔阿琴的女子被殺的案子。經查閱上海各大報紙,有關孔阿琴被害發生的時間是在7月31日凌晨,可以確證法租界巡捕侵擾會場是發生在7月30日晚上,沒有疑義。

第二個事實

  7月31日是很容易排除的。當天傍晚,陳公博夫婦乘坐7時15分的夜快車去杭州之前,曾經找過李達和張國燾,告假去杭州游西湖。而李達、張國燾也都證實陳公博請假去杭州游西湖一事,說明這一天他們是見過面的。這個事實佐證李達、張國燾等會議組織者31日還在上海。因此,可以排除在7月31日召開嘉興南湖會議。

第三個事實

  根據1921年8月3日《申報》、《新聞報》等媒體的相關報道,8月1日下午4時至晚上8時左右,嘉興南湖狂風大作,致三人溺斃,而所有代表和王會悟等相關人員的回憶都沒有提及這場巨風,并無湖上遇險的經歷。由此可證明兩點:一是南湖會議不是8月1日召開的,二是王會悟和部分先行的代表8月1日也不在嘉興。

第四個事實

  第四個事實,陳公博在《十日旅行中的春申浦》中記載了他和妻子在杭州第一天游山,第二天游湖,第三天回上海,“回上海第二日我們便附新寧輪歸粵”。陳水林等人查閱了1921年7、8兩個月《申報》商務版刊登的新寧輪在一大會議期間進出上海港的日期,明確記載新寧輪于8月4日午刻駛離上海港,從而證實陳公博所記屬實。而陳公博“歸來上海之后,佛海來找我,才知道最后大會已經在嘉興的南湖游船上開過了,會議已結束。”這一情節說明,如果這一日還在嘉興召開南湖會議,周佛海與陳公博不可能見面。因此,這一證據可以排除8月4日及以后時間召開嘉興南湖會議的可能性。
  上述四個事實,成功地排除了4種閉幕日期的說法,只剩下了8月2日、3日兩種可能性。到底是哪一天?也只能用事實來求證。

第五個事實

  根據當年的滬杭鐵路火車時刻表顯示,與中共一大代表前往嘉興、杭州有關的班次有:第一班是早上7:35分從上海北站開往杭州的104次快車,到嘉興是10:13,到杭州是12:40;第二班是上午9點從上海北站開出的106次慢車,到嘉興的時間是12:20。
  另有兩班車是當天的末班車:一是傍晚7:15的116次夜快車從上海北站開往杭州,陳公博就是乘坐這趟車去杭州的。二是傍晚6:15從杭州開往上海的115次夜快車,8:00—8:15經停嘉興火車站,到上海北站是10:45。南湖會議結束后,一大代表就是乘坐這趟車返回上海的。

  火車時刻表證明,如果是同一天同一批一起坐早班快車于10:13到嘉興,必須事先做好“雇船”等會議準備工作。否則,不可能在上午11點左右開會。
  如果同一天分兩批到嘉興,第二批代表乘坐的是第二班9點的106次慢車,到嘉興的時間是12:20分,只能在下午開始開會,這與會議在上午舉行的事實不符。

第六個事實

  王會悟與代表在嘉興的行蹤是不同的。王會悟與部分代表乘坐早班快車到嘉興后,先到鴛湖旅館開了兩個房間,洗臉吃早飯,委托賬房雇船,然后去南湖湖心島登煙雨樓,察看地形。我們實地走了一遍,沒有二個小時,做不完這些事。

  而大部分代表乘坐早班快車到嘉興后,“早有鶴鳴夫人在站等候,率我們上船”,“王會悟所雇的大畫舫已泊在湖邊”。代表們是直接從火車站到渡口上的船,并沒有進城。當晚開完會后,大部分代表直接坐115次夜快車回上海了,沒有在嘉興住宿。
  而且,開會所用的絲網船是常泊北門外的荷花堤,不是在南湖的手招船。我們找到了1919年、1935年的兩份史料,都記載絲網船是泊在北門外荷花堤的,游客要租用,需要“先期雇定”,“可托旅館或酒肆介紹,招船主來與之面洽,用何色船泊何地一一與之洽商妥善,屆日乘坐早班車,則船至,鼓棹入湖。”所以,王會悟等人的行蹤只能是她提前一天到嘉興做會議準備工作。
  根據上述六個事實,最符合情理的歷史真相是:8月2日一早,王會悟與幾位代表“作為具體安排事務的工作人員先行出發”,乘坐7時35分的104次早班快車赴嘉興,做好會議的準備工作。第二天(8月3日),其他代表乘早班快車于上午10時13分到達嘉興,王會悟接站后即帶領代表到獅子匯渡口登船,鼓棹入湖,于11點左右開始了嘉興南湖會議。

  會議首先討論并通過了《中國共產黨的第一個綱領》和《中國共產黨關于(奮斗)目標的第一個決議》。綱領和決議通過后,此時已近下午一時,代表們就在船上吃了午飯。午飯后,繼續討論《中國共產黨成立宣言》,討論中圍繞共產黨員能不能做官、如何看待南北政府等問題,發生了爭論,時近傍晚仍不能統一意見,乃決定“宣言是否發出,授權仲甫決定”。接著,大會抓緊進行最后一個議程:選舉產生中央領導機構。選舉是采取無記名投票的方式完成的。選舉結束后,中共一大的全部議程完成了,這時已是傍晚6點多鐘了。代表們舉行一個簡短的閉幕儀式,輕聲高呼“共產黨萬歲!第三國際萬歲!共產主義——人類的解放者萬歲!”至此,完成了大會的所有議程,宣告了中國共產黨的誕生,中國革命的紅船由此起航。

http://share.jiaxingren.com/?_hgOutLink=news/newsDetail&id=850854 嘉興電視臺禾點點

 

新聞熱線:0573-83642223 | news@mail.zjxu.edu.cn© 嘉興學院新聞網版權所有
在线看亚洲中文字幕AV网站,视频二区 素人人妻 职场同事,日本无码高清无码高清中文字幕,成 人影片 免费观看网站_另类 专区 欧美 制服,偷拍亚洲另类无码专区,一本道&amp;amp;,99精品国产在热2019,在线日韩日本国产亚洲_美女黄18以下禁止观看免费_厕所@中国厕所女_插鸡